這些孩子寫的詩,總有一首打動你


  《我想做一只野獸》

  謝林芮,13歲,重慶第十八中初一學生

  我想做一只可愛而單純的野獸

  餓了吃,累了睡

  悶了就大聲吼叫

  翻越險峻的山丘

  奔在入茵的草原

  往每一條路過的小溪里撒泡尿

  在每個有人跡的地方成為傳說

  推薦語:這首小詩好在“可愛而單純”的心態。在這世上,“賣萌”容易做到,但“可愛”不容易做到;隨波逐流容易做到,但堅持赤子之心不容易做到。這位作者有如此純真而可愛的想法,令人驚奇,特別是“在每個有人跡的地方成為傳說”,儼然神來之筆,常人無法說出。正如著名詩人伊沙所言:“直接抒情的詩歌達到反邏輯的狀態是一個牛逼的高度?!蹦切┠7潞W佣譀]有強大精神內核的支撐的詩歌初學者必然只能湮滅在青春期。而從一開始就有自己的語言的作者定會遇到更好的詩(寫作就是一次又一次相遇)。

  《斷臂桃樹》

  何樂,重慶某中學高一學生

  桃樹毅然挺立在牛圈旁

  那年,它沒長果實

  被我爺爺砍掉了枝

  第二年它吸取了教訓

  可它的枝減少了

  只結了幾顆桃子

  第三年結了很多果子

  雄赳赳地挺立在牛圈旁

  但我知道假如它偷懶

  不結果實

  還會被我爺爺砍掉手臂

  只是它的手臂砍了會長

  而我們的卻不一定

  推薦語:桃樹沒有長果實就被爺爺砍掉了枝椏,正如我偷懶不做作業就會被爸爸媽媽打,如此貼切的比喻,用在這里再合適不過了。果樹不剪枝難以結果子,學生不被約束也難以成材,在這二元對立的時候,如何看待呢?又如何把握剪枝與結果這兩者的關系呢?這位作者給出了一個疑問。這也是我們老師需要解決的問題。更何況桃樹的“手臂”被砍了還會長,而“我們”的被砍了卻不一定,多么振聾發聵地道出了教育上的這個事實——我們為孩子預想的方式是不是符合他們的成長呢?

  《我想把小手安在桃樹枝上》

  王晨羽,重慶某小學五年級學生

  我想把小手

  安在桃樹枝上

  讓她開花結果

  我想把小腳丫

  接在柳樹枝上

  讓她長出嫩綠的芽

  我想讓筆

  自己動起來

  幫我做作業

  我想把眼睛

  高高地掛在天上

  通知同桌注意

  老師從教室后門

  悄悄進來了

  推薦語:該作者是十八中一位初一學生的妹妹,作者的姐姐在聽我的講座后把她妹妹的詩發給我看,說是她模仿的課本上的一首小詩。我看后找到了原詩,我發現這首早已超過了原詩,不僅立意十分有趣,而且觀察力很強,她的每一個想法都緊貼她自身的經歷,極度真實地反映了一個小學生的心理境況。誰能想到“把眼睛掛到天上”這樣的句子???很顯然,這就是好詩。

  《死亡是不痛的》(外兩首)

  王博宇,13歲,重慶第十八中初一學生

  在一家寵物店里

  一個小男孩在笑

  “爸爸,這只小狗好可愛,買它吧!”

  從此他們無時無刻不在一起

  直到有一天

  一輛卡車駛來

  小男孩死了

  失去主人的小狗

  在家里悶悶不樂

  老天可憐他

  將時間調回到幾天前

  小狗奮不顧身地將小男孩撞開

  它代替了小男孩

  幾天后

  一家寵物店內

  小男孩說道:

  “爸爸,這只小貓好可愛??!”

  推薦語:這一首我在課上講過,當做一篇作文來講的,當時提出了“蒙太奇”、“戲劇場域”這兩個概念,我以為初一的學生不能理解,才發現我又低估了他們的接受能力,大部分人聽完講解之后基本都掌握了這兩個專業術語。這首詩的時空轉換非常迅速而又連貫,如果轉換為一部微電影,也是非常流暢的。老天爺逆轉時空那部分戲劇性很強,張力十足,很難想象這是一個不滿十三歲的孩子寫的。在人類面前寵物不過是一種玩物,愛與不愛只在一瞬間,完全可以見異思遷,喜新厭舊。其實這何嘗不是所有人的通病呢?但我更愿意理解為小孩、小狗、小貓都是無辜的,只不過是命運無常,造化弄人罷了。死亡是疼痛的,人心依舊善良。

  學生寫詩,我有三點原則。第一不教,第二不改,第三不勉強。不教是說上課不刻意教他們寫詩,但課余愿意花任何時間引導;不改是任其自由發揮,盡量保持其詩原貌,抒發屬于他們自己的東西;不勉強是不勉強任何一個孩子寫詩,愿意的你就寫。(廖兵坤)

? 热久久2018亚洲欧美_人与动人物av片欧美_人与动人物欧美在线播放